病友故事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光頭假扮的唐僧至西方取「精」,為未來保留「生」機

 

在科技業上班的亞柏,32歲、新婚半年多,平時愛看體育活動,舉凡棒球、足球、籃球,樣樣熱血,重要比賽就會熬夜看轉播,隔天一早再帶著熊貓眼上班。除了作息偶有不正常外,規律慢跑近5年, 2012年初決定報名參加9公里的路跑,花了時間練習,也覺得身體狀況調整的很棒,還想著要來挑戰自己過去的紀錄。
 

體能變差、容易疲倦、牙齦發炎 白血病的症狀

誰知道路跑當天,才剛起跑就覺得呼吸調節不順越跑越喘,到最後一段路還是咬牙勉強撐完。除了體能變差、容易疲倦外,加上連兩周的牙齦出血及脖子出現莫名腫塊,決定到住家附近的醫院檢查一番。
 
耳鼻喉科醫師開了抗生素,也安排抽血,沒想到這一抽改變了亞柏的人生。門診隔天一早就接到醫院緊急的電話:「白血球數量異常,驗出來是7萬多,正常應該是5,000-10,000,…,請儘速回診。」電話一掛,腦中第一個想到這情節好熟?好像小時候看過的連續劇,男主角也是白血球數量過高,而診斷就是白血病,也就是俗稱的血癌。「該不會連續劇的情節要真實上演吧了!」亞柏心理嘀咕著。
 
又隔一天回到門診後,醫師細心的說明狀況、建議到大醫院診療,一旁的護理師協助掛號醫學中心血液腫瘤科的門診,也同時備齊相關病歷資料,當天下午就轉診到台北的醫學中心就醫。
 
醫學中心的醫師看過報告後,開始解釋要儘快安排骨髓穿刺檢查才可以確定病因,初次療程至少一個月…。都還沒完全消化醫師的訊息,當天門診直接退診緊急送到急診等病床。因為施打化療需要白血球的數量降到2萬以內,當下就先以口服化療藥搭配抗生素先壓低白血球數,令人聞之色變的化學治療暫時還有一小段距離。
 
不孕是化學治療的副作用,治療前可以先冷凍保存精子
在急診待了幾天終於住進了血液科專屬的病房,也就是後續的治療即將展開。在化療之前,為表示極高昂的戰鬥力,亞柏先把頭髮理光,但除了頭髮,還有一件事情是要亞柏與他的家人一起面對的抉擇:是否要冷凍保存精子。
 
到病房後,不管是醫師、護理師的詢答,或是從白血病相關的衛教手冊中,亞柏都知道化學治療的後遺症之一是不孕,也就是可能不能生小孩。當時才結婚半年多,如果未來還想要當爸爸,醫師表示治療前還來得及做一些準備。雖然正式治療都還沒開始,未來的事情也還很難說,先撇開費用不談,亞柏與家人討論後,還是傾向先做精子保存。醫護人員很快地安排泌尿科會診。
 

精子的數量與活動力正常才可以冷凍保存

泌尿科門診在住院大樓的西邊,亞柏千里迢迢由傳送人員推輪椅送到了泌尿科門診,他自比是光頭假扮的唐僧至西方取"精"。而這趟取精的旅程對他可說一點也不輕鬆,因為當時感染肺炎、容易喘,從頭到尾氧氣筒都不能離身。
 
即使亞柏選擇冷凍精子,醫師還是有但書,再加上取精前有口服化療藥物,他與太太互相安慰,不管結果能否正常生育,都往正面思考。除了取精前三天內不得有射精行為,取完後要先送檢驗科檢查精子的數量與活動力,確認都沒問題後才可以冷凍保存。
 
在經過一番奮戰,與漫長的等待,終於檢驗師拿精子冷凍同意書來了,檢驗師還說不管精子數量或精蟲活動力都高出標準,「哈哈哈!」亞柏得意地露出了「正港男子漢」的微笑。關於費用,第一年要1萬多元(第一年保存費與冷凍處理費),之後每年是3,500元的保管費。「如果要使用冷凍精子受孕的話,只能透過試管嬰兒的方式。」檢驗師特別說明,不過也建議療程結束可再驗一次精子狀況,或許化療對精子沒影響。
 

冷凍精子就像買保險,有需要的時候「還好有存」

頭髮理了、精子也存了,在一切就緒後展開為期5次、每次7天的化學治療。整個療程在2013年2月完成。才調養不到7個月的時間,癌症很快又找上門,這次不僅要化療,還是更高劑量的化學治療加骨髓移植。2013年12月31日亞柏接受了骨髓移植,捐贈者是從慈濟資料庫配對的有緣人。
 
在第一次疾病緩解後,亞柏曾打聽有沒有其他病友自然受孕生小孩的經驗,不到7個月的時間,就讓不想要太太辛苦做人工生殖的想法幻滅。在經歷更高劑量的化療,亞柏知道精子大概也被破壞得差不多了吧,大概很難再自然受孕了。不過現在與家人一心還是以身體為重,生不生小孩以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