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故事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小樹苗,淋巴癌 ,還沉溺在新生的喜悅,瞬間掉入罹癌對生命的威脅
還沉溺在新生的喜悅,瞬間掉入罹癌對生命的威脅
大概Baby才五個月大的時候,以為是擠母奶的姿勢不正確,左手又痛又麻到無法躺著入睡,走路會喘又咳嗽,家人質疑會不會是心臟的問題,要我去檢查一下。
照完片子發現心臟前有團很白的東西,會診了胸腔科做切片檢查的期間開始出現盜汗狀況,我已經有不好的預感。
大概有兩個星期的時間,醫院一直無法確定是肺癌還是淋巴癌,又取到壞死的組織化驗不出來,我真的好擔心我沒辦法陪小孩長大,跟先生討論後決定轉院。
一到第二家醫院,醫師即診斷為淋巴癌,雖然眼前是不知道多遙遠的治療之路,但總算是開始了,感覺比較安心。
 
治療導致卵巢早衰,完全打消再生一胎的念頭
確診當下,我沒有考慮生育這件事情,因為剛有一個女兒,希望以治療為優先,才能好好陪孩子長大。
比較穩定之後,生育這件事情有再回到我的腦中。一方面是我期望我的孩子能有手足相伴長大;二方面,我先生是獨子,先生跟公婆還有一絲期待,不過他們不會給我壓力,先生很尊重我,把決定權放在我身上。
尷尬的是,我的卵巢已經有早衰的狀況。
醫師跟我講過治療完兩三年之後還有懷孕的可能,那時候會覺得我可以三年後再決定要不要懷孕,可是我不知道説可能會有早衰的問題。
治療過程當中會出現這樣的狀況,沒有人會跟我去討論說這樣的狀態可以做哪些因應,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問,結果沒有想到順其自然的走走,那個身體就…。
 
我以為我調適得很好,再次面對時還是會難過
我確定卵巢早衰之後已經沒有生育的打算,但我覺得醫院確實是要講,因為打完化療之後,身體的器官組織都會有一些受傷,能不能再復原到原本的狀態,其實都不清楚,如果有一些相關的資源知識進來的話,會讓人比較有一種可以掌握的感覺。
我就想說醫院應該有一個這樣子的流程,比如說針對像幾歲到幾歳還有生育能力的婦女有這樣子的衛教,那不管今天我們要不要用,至少會知道說我們要回去找哪個單位的誰,或者是說我們可以尋求哪些管道去求助。
真的等有遇到需求的時候再去問,等於是要重新把疾病的歷程再重新講一次,心裡會有點難過,那醫生又要很坦白跟你講說你現在可能會很困難了,你要再遭受著那樣的狀態。可是我覺得或許在治療前,治療期間或是治療後,如果有一些更多這樣的訊息,或許可以一併調試自己的狀態。
我今天有了「癌友」這個身分,我希望以我的經歷讓更多人了解這個議題,透過政策研究,讓有需要的人、更多的癌友在適當的時機獲得需要的資訊,我認為這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