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故事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病友王伯伯分享:「信仰可以使人堅定、不會慌亂」
王伯伯 民19年出生
胰臟神經內分泌腫瘤病友
-----------------------------------------------------------
第一次見到王伯伯的人,從他的外表和談吐,很難猜出他已經84歲。
或許和他熱衷研習繪畫,曾到巴黎遊學多次涵養而成的品味有關,簡單的格子襯衫配紅毛衣,穿在清瘦的王伯伯身上就是個儀表優雅的紳士。加上他能通中、英、法、日四國語言且極為健談,讓人輕易忽略了他的年紀。論到畫家藝作,王伯伯眼睛炯亮像個熱血文青;言及人生過程,尤其是從大陸剛來台灣擔任看守所警衛經歷白色恐怖槍決人犯的時代悲劇,低迴感慨;等話題轉到家裡的小狗Pochi,又變成一個慈愛快樂的長者;談及罹癌,王伯伯語氣堅定地說:「我能撐過來,是因為信仰。」且聽他侃侃道來:

我身體還不錯,雖有高血壓、攝護腺肥大問題,但都定期回診服藥控制穩定。2008年年初動過疝氣手術,年底有一天突然嘔吐,去北醫照胃鏡,腸胃科譚醫師對我說:「很奇怪,一般人得胃潰瘍會侷限在某一處,你的卻是廣泛、平均分佈的胃潰瘍。」旁邊有位實習醫師發問:「要不要檢查Gastrin(胃泌素)?」這一查,果然指數過高,再去照電腦斷層,發現胰臟末端長有腫瘤。

醫師說這腫瘤太大了,不管是好的、壞的都要立刻動手術拿掉,但我堅持要等聖誕節教會活動結束再處理。2009年1月開刀切除了半個胰臟和整個脾臟,病理報告確定是診斷是類癌(當時尚未正名NET)住院10天後回家。

2010年,我到台大醫院作老人健康檢查,腹部超音波發現肝臟、肺臟有小腫瘤,再回去北醫做電腦斷層、肝臟穿刺,確定是從胰臟轉移過來的神經內分泌腫瘤。後來轉給血液腫瘤科謝政毅醫師治療,幫我申請標靶治療藥物Sutent(舒癌特)服用,可是,我吃Sutent不是很OK,副作用蠻明顯,包括食慾變差,腳底板長出像雞眼一般的東西,會痛,尤其是走路時腳踩在地上很痛,中間一度停藥,後來減少劑量,症狀就改善很多,現在每個月回診一次拿藥,時間到了就安排檢查追蹤狀況。

※早餐豐盛,午餐、晚餐簡單就好
為什麼會得這種癌?我認為一是飲食、二是當今全世界污染源太多。
我的母親活到106歲才過世,走得時候幾乎沒有吃藥,她的長壽秘訣僅是簡單過生活,不吃大型牲畜的肉,因為母親認為大型動物比較有思想,在被宰殺過程會心生怨恨,毒素留在肉品上,然後被人類一口一口吃下肚。最好少吃肉,不然就吃魚肉、雞肉等海鮮家禽。

我覺得自己會得神經內分泌癌另一個原因可能和吸入太多汽車廢氣有關。1962年我去美國,那時車子、汽油都很便宜,我上班工作都開車,長年吸廢氣,引起身體癌細胞作怪。

現在我和太太、小狗Pochi一起住,生活規律,遛狗、進教會、到社區大學上繪畫課、看展覽、到醫院回診,日子忙得很。

生病後,我也調整了飲食習慣,少吃肉、多吃有機蔬菜。早餐會準備有機豆漿、大燕麥片加葡萄乾、一盤切成細絲高麗菜為主加上芝麻粉和檸檬汁得綜合沙拉,兩片土司夾起司。芝麻粉、起司的鈣質比牛奶高很多倍,燕麥片、蔬菜有很多纖維,可以像刷子一樣清理腸道和降膽固醇,吃得很豐盛。中餐常外食,一碗雜燴蔬菜麵就解決,晚餐也吃得簡單清淡。

我覺得自己能撐過癌症考驗,是因為信仰。「信仰可以使人堅定、不會慌亂」。我們這一代經歷許多事情,1930年,我在日本長崎出生,因為中日戰爭7歲回大陸青島,連一句國語也不會說,但很快就學會生存,從大陸遷到台灣,因緣際會進軍法局看守所當警衛,親眼目睹好些優秀有為的年輕人因為白色恐怖被抓進去槍決,感慨大時代下小人物的生命短暫,於是我抓住機會努力求學,也去美國進修工作,到世界各地遊覽,如今我的三個孩子有自己的家庭和成就,這樣很夠了。死並不可怕,人生了就會死,現在我要多為人服務,大家平安相處,簡樸生活,每天做到這些,就算第二天離開世界也沒有關係。
 
0809-0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