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專欄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與癌共處
【文/葉北辰 心理師】
參與病友活動時,常會聽到有人說「與癌共處」,這個觀點好像是從慢性病的概念來的。大部份的慢性病(如高血壓、糖尿病)因無法根治,需要長期使用藥物控制症狀,另一方面也需要調整生活型態,培養健康的生活習慣,避免可能讓疾病惡化的危險因子(如做好壓力因應、不吃甜食),提升讓身體健康的保護因子(如良好作息、適度運動、均衡飲食)。簡單來說,所謂與疾病共處,大概就是要嘗試接納「生病」是「自身生活」的一部分,進而重新建構出新的生活模式。

那麼,「與癌共處」又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呢?有些病友罹患的癌症需要持續進行電療、化療或標靶藥物,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回醫院做檢查、進行治療,癌症治療成了生活一部分的與癌共處。有些病友可能需要一些後續的輔助治療,如:荷爾蒙治療,可能要維持好幾年的時間,有點類似慢性病的與癌共處;也可能是癌症治療結束了,但病友們覺得癌症或治療的後遺症干擾生活,亦或是擔心疾病復發,或是一直有「我是個癌症病人」的陰影盤旋在心中,這有時不單單是癌症的問題,而是整體的生理-心理-社會的與癌共處。

其實疾病和健康是社會建構出來的概念,例如:肥胖在古代是富貴的象徵,現代則是需要監控的疾病,甚至建構出數據化的描述,像是國民健康署建議成人的身體質量指數(Body Mass Index,簡稱BMI)是搭配腰圍做為肥胖的標準,男性腰圍≧90公分,女性腰圍≧80公分,若BMI≧35就是重度肥胖,BMI≧30是中度肥胖,BMI≧27是輕度肥胖,BMI≧24是過重。這裡並不是要爭論肥胖標準或是BMI是否為一個優良指標,這裡要討論的是誰訂出24、27、30和35的數字?如果過重的BMI標準調高為25,那麼一個BMI=24的人就會瞬間從過重變成健康體位?所以健康是建構出來的,當一個人(或這個社會)對健康有一個過度理想化的想像,認為生病就是不健康的,那麼我們就很難「健康地生病」,更不用提與癌共處。

「與癌共處」不單純是病友個人的任務,也不只是癌症家庭的議題,而是需要整個社會文化的溝通與共識。為此,癌症希望基金會才會孕育而生,除了要服務病友、癌症家庭,還要辦大型活動向整個社會宣導倡議,讓所有人更認識癌症及理解癌症,也希望能有越來越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期待有一天所有的病友及其家屬們都能夠「與癌共處」。

 
 
 
0809-0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