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癌症新知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減少浪費、負擔公平、整合品質改革健保 提升健保肩負照護全民的品質
    「健保的精神是需要的就該給,任何改革措施不能卸除健保該負的責任。」面對健保財務壓力及改革呼聲,衛生福利部社會保險司司長商東福秉持以理性和專業回應。

        新醫療科技日新月異,但高昂的費用也造成健保財務壓力與日俱增,針對癌友團體提出許多新藥納健保卡關、給付條件過於嚴格等問題,商東福認為在現實層面確實遭遇一些困難,例如許多創新藥品有療效不明確的問題,以歷經五年才納入健保給付的免疫檢查點抑制劑為例,療效落差實在太大、每個病人的藥費又是高得嚇人,讓審查的專家委員們十分卻步;反之,以C肝新藥為例,因治癒率 9 成以上,可以減少肝癌的發生率,即使藥價很貴但健保還是納入給付。

開源、節流多管齊下 兼顧品質、分配的問題

        商東福指出,去年年底衛福部部長陳時中拍板調高保費的同時,宣示健保減少浪費、負擔公平、提升品質為三大改革面向,其中在提升品質這個面向,衛福部著手推動「全民健康保險醫療給付總額中長期改革計畫(110-114年)」,以「維持公平」、「提升效率」、「改善健康」3大核心價值,落實「整合公衛及健保資源」、「讓資源有效合理配置」、「提升健保給付效益與支付效率」的目標;期許在公務預算與健保財務的合力運作下,除了健保醫療制度之外,諸如國民健康署的慢性病防治計畫,希望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不只對病人的健康有幫助,對國家整體經濟力和健保永續都帶來正面影響;又如臨床面預計推動住院整合照護計畫,由醫院訓練、管理專業的看護、護佐擔負陪病的專業工作,以期提升照護及病家生活品質。

        商東福強調,健保的原則很清楚「有療效的視財務能力盡量給付」,這就是對未來健保的「投資」。台灣健保是採取量能負擔收保費的社會保險,與加拿大以稅收支應健保、美國走商業保險的路線迥然不同;而給付也不太一樣,商保是繳得多、獲得給付就越多,但台灣健保是依醫療「需要」去給付,而不是看誰繳的健保費多,因此在收、付兩端都有所得重分配的社會安全目的。
部分負擔改革 需凝聚社會共識
       
        健保雖然具有福利性質,但終究是社會保險,藉民眾在就醫時須支付些許部分負擔,避免資源被不當使用。現行的門診部分負擔是「定額」為主,但其實《全民健康保險法》還載明以「定率」收取,導致目前門診部分負擔在健保門診支出的占比低於法定比率(20%起跳),「依法定比率可能改善財務,但回歸健保法定率與否,還有賴更多社會共識」商東福如此表示。

商保補位健保 癌友的第二把保護傘

        兼顧癌友治療權益和健保永續經營著實不容易,如果不可能全靠健保支付,癌友該怎麼辦?商東福認為,像日本、澳洲、新加坡等一樣施行類似健保制度的國家,會以政策作不同程度的介入,鼓勵民眾額外運用商業保險補充健保未給付的部分。商東福也指出,由政府介入的商保補位健保,「不是沒想過、我們一直都在想」,但是回歸健保是強制全民納保的社會保險的根本理念,無論財務狀況有多不理想,健保都必須保障被保險人(全民)的基本就醫權,所以他認為商保不能越俎代庖,治本之道應該仍回頭檢視健保為何會在現實面出現癌友用藥問題。

創立癌症藥品基金 需解決財源問題

        對於癌友關心的新藥引進緩不濟急等問題,商東福樂見像癌症希望基金會等病友團體集思廣益提出仿英國「癌症藥品基金」(Cancer Drugs Fund)作法,由該基金先給付療效不確定性高的新藥,同步蒐集病人實際用藥後的療效資料(一般稱為真實世界證據RWE),經再次評估證實療效後才以合理價格納入健保,反之不予給付,不過,目前財源是讓政府最頭痛的地方,菸捐、企業捐款專案都被提出討論過,但仍有待研議。
回顧癌友希望健保納入更多、放寬更多癌症新藥的期望,商東福毫不遲疑地表示「我們的態度是開放的,商保、基金都是好的討論,但該給健保的壓力還是要給」,會期盼各界持續、公開的討論,建立民眾對健保政策的信心,才能持續推動下一步、找到最佳解方。
0809-0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