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故事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想辦法做你能做的事
盧老師在希望小站開的太極拳班11點下課,11點15分,他已回到家裡接受HOPE訪問;電話那一頭的他,聽起來很從容,甚至感覺到了高雄的好天氣。他回想自己第一次走進基金會設於高雄的小站,是截然不同的光景。
 
六年前,盧老師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出現了不明腫塊,經檢查後,確診為四期鼻咽癌。「生病期間,醫院都有關於基金會的訊息,我也會上網搜尋,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基金會離我家也不遠啦!」盧老師笑笑地說,好似很輕鬆,其實,治療的過程一點也不輕鬆⋯⋯
 
「那時我因為症狀嚴重,住院時間很長,幾乎是靠意志力熬過去。」回想起那段日子,他仍心有餘悸:「超恐怖,就是連喝水都痛不欲生的感覺。」放射線治療和化療對他的鼻咽造成很大的破壞,吃東西成了他每天最大的夢靨。最嚴重的時候,盧老師在一個月內爆瘦十公斤。
 
「常常為了吃東西發脾氣,那些電視廣告上看起來很好吃的流質營養品,我只覺得『噁⋯⋯這什麼東西!』到現在那陰影還存在。」
 
主治醫師曾提議暫停化療,讓他身體恢復到一定水準再繼續,「結果被我拒絕,因為不想一直repeat這些治療,希望一次痛過就好。」言談間,不難察覺他個性好強的那一面。
 
原來,盧老師也算是挺過大風大浪的人,過去幾遭驚險的生死關頭,他說出來都讓人頭皮發麻。他曾在加工廠被重物壓到臟器破裂爆血,經急救幾小時才脫離險境,也曾遇到嚴重車禍,經電擊搶救才撿回一命。「真的是一關一關過了,有的也造成重大傷害,後來又罹癌,我對人生的看法慢慢地也不一樣了。」
 
在罹癌前,他是白手起家的進出口貿易商,常常從中午就開始應酬,菸酒檳榔不離身,忙到半夜更是日常。罹患癌症彷彿收到來自地獄的一筆訂單,一個掉以輕心,賠上的就是自己的生命,當時他大兒子才要升小學,小女兒也才一歲,他決定任工作停擺,全心面對病情。
 
幸運地,他再一次挺過鬼門關,半年的治療告一段落後,他的人生也像進入一段空窗期,於是他更更進一步地與基金會接觸。
 
「我最早是去參加烏克麗麗的課程,上課的老師跟我一樣,都罹患過鼻咽癌。」盧老師自豪地說,自己一學就沒中斷過,直到現在持續了五年多。其實,除了怡情養性之外,由志工、社工與病友組成的基金會帶給他很重要的正向能量。他對癌症的印象,也從「很難處理」,轉化成「一種需要長期觀察的慢性病」,泯除恐懼後,生活才能繼續向前推進。
 
「後來我也因為這個機緣又去學了太極拳,因為練太極讓我後來狀況不錯,所以也分享給其他病友。」盧老師說得客氣,練出心得的他參加幾次武術錦標賽都獲得不錯成績,後來也投入基金會志工的行列,開班教授太極拳。
 
數據會說話,身體會回饋,盧老師說,自己後來回診所記錄到的數字都很漂亮,體能也比過去紙醉金迷時的自己強很多。「太極講究呼吸,還有核心肌群的運動,真的把我以前的快節奏緩和下來。」現在,輪到他為來基金會上課的病友穩定情緒。
 
「我常常會告訴他們,別去擔心你無能為力的事,要想辦法做你能做的事,那才實際。病會不會好?治療有沒有效?這些就交給醫師,生病的人只要專心保持體力、保持自己最好的狀態,才能面對治療。」
 
他苦口一說再說,有時,也會秀出自己當年治療時「很慘」的照片,鼓勵病友「我當年這麼糟糕,現在都可以活跳跳在這裡跟你們聊天,你們應該更沒問題!」現在,他除了每週在希望小站和聯合醫院都有開班授課之外,平日也和太極同好在公園與社區民眾自主練習。
 
六年過去,昔日的「盧老闆」成功轉型為「盧老師」,他開心地說:「現在我的小孩每天都可以看到很清醒的我!」
0809-010-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