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友故事
友善列印 │ 字級設定:
對於生育沒有特別嚮往 順其自然就好【癌友生育健康-15】

小豪 ♂ 31歲 生殖細胞癌 化學治療

2022/4/27
文/癌症希望基金會

  
    在銀行從事文書工作的小豪,有固定打球習慣,在28歲那年因為右大腿疼痛多日都未復原而就醫,原以為是運動造成的傷害或坐骨神經問題,安排隔周做詳細檢查。未料返家兩天後的早晨,右腳瞬間使不上力,急診檢查發現在腹腔深處有一顆10公分左右的腫瘤壓迫神經,是讓小豪無法行走且不適的主因。
 

癌症晚期的他,戰戰兢兢接受每次治療

由於腫瘤壓迫神經且周圍皆是大血管無法立即手術移除,需先切片確認癌別,同時透過切片讓神經減壓以緩解急性疼痛,並規劃用化療來縮小腫瘤再進行手術。切片過程執行了椎板切除術,切除腰椎雙側第2、3、4節椎板與椎間孔切開術,傷口長達20公分,且腫瘤未切除仍持續壓迫神經,切片後等待報告的小豪因疼痛僅能臥床,但他也沒閒著同時進行斷層掃描、正子掃描、腦部核磁共振等相關檢查。
一個月後結果出來了,是第3C期的「生殖細胞瘤」,且有轉移到肺部及頸部淋巴結,隨後小豪一邊進行6次化學藥物治療,一邊進行復健。
 

辛苦的熬過化學治療,卻發現可能有事沒被關照?

化療的效果良好,治療結束後腫瘤縮小到4公分,準備手術切除腫瘤。在術前評估的泌尿科門診時,醫師懷疑左側的睪丸可能有問題,並提醒若確認為源頭將會切除,但醫生也表示單側睪丸切除並不會對未來生育造成影響;此時泌尿科醫師隨口一問:「你之前有凍精嗎?」,讓小豪與家人愣了一下,對於擁有自己孩子並沒有特別想法的小豪,在癌症晚期的治療期間已是如履薄冰,且當時沒有伴侶,實難有心力再思考往後的生育問題。
慎重起見,小豪在家人陪伴下詢問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關於化療可能的影響,醫師向小豪說明,他所接受的化療藥物對精子的影響相對是低的,預計1-2年之後產精功能會慢慢恢復正常,小豪才卸下心中的不安。
 

不管未來能不能生小孩,希望是被充分告知後自己下決定

最後透過達文西手術順利切除腫瘤,且左側睪丸的化驗結果是良性,之後穩定追蹤即可。在28歲確診好發於兒童的「生殖細胞瘤」,小豪笑說自己「童心未泯」,現在有穩定交往對象的他,雖然本身對於生育並沒有特別的嚮往,但認為應該在接受會影響生育能力的癌症治療前,應被提醒任何可能的選項且有選擇的機會。小豪也不諱言,醫師若在化療前提醒小豪可以凍精,以自己當下癌末的狀態並不會選擇生育保存,但如果接受了會影響生育能力的治療後才被告知,難免感到些許遺憾。
 

使用「生育就醫提問單」後,發現許多問題都很值得思考

在小豪的經驗裡,癌友聚焦治療是人之常情,還有生活、工作等瑣事需要安排,很難顧全癌後面臨的問題,生育健康就是其中一個。
在使用過癌友生育健康資訊平台新功能【生育就醫提問單】後,小豪發現裡面有相當多的問題是自己未曾留意的,在化療前會想了解:
 
  • 癌症治療對我的生育能力的影響有多大?永久的還是暫時的?將來是否還有可能?
  • 我的生育能力如何?  若做完癌症治療後,我的機會還有多少?
  • 若要與伴侶嘗試懷孕,我的身體條件如何? 有哪些事情是我該注意的?,
  • 若我接受生育保存或人工生殖,對生下的孩子會有影響嗎?
 
    藉由這份量身訂製的提問單,可以提醒癌友要留意癌症及治療對生育的影響,便能進一步在門診中與醫師、家人討論,幫助癌友更加了解自己的需求及思考未來。

 
0809-010-580